权谋术之用人篇

预计阅读时间 20 分钟
发布于 2022-05-08
总计 6.2k
浏览

君者只需知人善任、赏罚分明;臣者只需能言能行。第一印象好的人不一定是好人,因为小人更擅伪术。考察人的本质,顺应人的性情,如此事情方可为。发现和使用贤能的人则事有成,不辨和使用奸佞的人则败机伏。当权者首先看中的是忠诚而后才是才能。经世之道,识人为先,用人后之。

目录


  1. 李泌谏修白起庙
  2. 燕昭王求贤
  3. 刘秀烧信安人心
  4. 周金智平兵乱
  5. 楚庄王不辱属下
  6. 李渊论赏不分贵贱
  7. 赵襄子赏功重礼
  8. 魏元忠以盗治盗

一、李泌谏修白起庙


唐朝德宗的时候,咸阳城里有人向皇帝报告,说他梦见了战国时秦国的大将白起,白起还叫他上奏大唐皇帝,说吐蕃在四月里会来进犯,他要为大唐守卫疆域。说来也巧,不久吐蕃真的来进犯。打退了吐蕃后,唐德宗想起了那个人的话,以为真的是白起显灵,就打算在京成为白起修庙,还把霸气封为司徒。谋臣李泌说:“ 国家将要兴盛,应该听取人的意见,现在是将帅立了功,您却奖赏起白起来,这怎么会使边防将帅服气?一旦离心离德,以后谁还会为陛下打仗?况且,在京城里面建立庙宇,大兴祝铸之事,流传开来,还会使巫风盛行,使民心受到蛊惑。“ 唐德宗说:” 你说该怎么办?“ 李泌说:” 杜邮有座白起的旧庙,不如让当地府衙把旧庙修葺(qì)一下,也算有了交代,这样就不至引起人们的注意。“ 唐德宗感到李泌的意见很对,就采纳了。

成就事业的根本在于人。知人善任,赏罚分明,上下齐心,加上措施得当,事业就会兴盛。古往今来成功者概莫能外。而靠求神获得成功的人翻遍史书,也难以找到先例。然而相反的例子却比比皆是。试想一下,如果打败吐蕃的将士得不到奖赏,而把功劳归主一个死了上千年的古人,为他封官修庙,谁会服气?又有谁还会出生入死、竭尽全力地守护边防?如此下去,国家焉能不亡?幸运的是,德宗有了李泌这样一位智者为谋臣,而他又多少能听取劝告,及时悬崖勒马,不然,他最后真的会成为孤家寡人,那是也只能求助于神了。

当你获得成功时,对帮助过你的人不要吝惜你的感谢,更不要把这一切仅仅归功于你的好运气。假如你的运气真的有那么好的话,那么也要记住,运气并不可靠,好运不会永远伴随着你,你最终依靠的还是自己的智慧和别人的帮助。

二、燕昭王求贤


自从孟尝君被撤了相位,齐国联合楚、魏两国灭了宋国,就变得骄横起来。他一心想兼并列国,实现自己的天子梦。列国诸侯对他都不满意,特别是齐国北面的燕国,一直受到齐国的攻击,更想找机会报仇雪恨。

燕国当初也是大国。后来传到燕王哙(kuaì)手里,听信了坏人的主意,竟学起了传说中尧舜让位的办法来,把王位让给了相国子之。燕国将军和太子平进攻子之,燕国大乱。齐国借平定燕国内乱的名义,打进燕国,燕国差点被灭掉。后来燕国军民把太子立为国君,又把齐国军队赶了出去。太子平即位,就是燕昭王。他立志使燕国强大起来,下决心物色治国的人才,可是没找到合适的人。有人提醒他,老臣郭隗很有见识,不如去请教他。于是,燕昭王亲自登门拜访郭隗,对郭隗说:“ 齐国趁我们国家内乱,前来袭扰,这个耻辱我一直难以忘记。可现在燕国国力弱小,还不能报这个仇。要是有个贤人来帮助我报仇雪耻,我宁愿伺候他。您能不能推荐这样的人才呢?” 郭隗沉思了片刻,说:“ 推荐现成的人才,我也说不上,请允许我先说个故事吧。”

接着,他就说了个故事:有个国君,最爱千里马,他派人到处寻找,找了三年都没找到。有个侍臣打听到远处某个地方有一匹名贵的千里马,就跟国君说,只要给他一千两金子,准能把千里马买回来,国君很高兴,就给了侍臣一千两黄金,派他去买,没料到侍臣到了那里,千里马已经害病死了。侍臣想,空着双手回去不好交代,就把带去的金子拿出一半,把马骨买了回来。侍臣把马骨献给国君,国君大发雷霆,说:“ 我要你买的是活马,谁叫你花钱把没拥的马骨买回来?” 侍臣不慌不忙地说:“ 人家听说你肯花钱买死马,还怕没有人把活马送来?” 国君将信将疑。这个消息一传开,大家都认为那位国君真的爱惜千里马。不出一年,果然从四面八方送来了好几匹千里马。

郭隗说完这个故事后,说:“ 既然大王一定要征求贤才,就不妨先把我当做马骨来试试吧。” 燕昭王听了大受启发,回去以后,马上派人造了一座很精致的房子给郭隗住,还拜郭隗做老师。各国有才干的人听到燕昭王这样真心实意招请人才,纷纷赶到燕国来求见,其中最出名的是赵国人乐毅。燕昭王拜乐毅为亚卿,请他整顿国政,训练兵马,燕国果然一天天强大起来。

把人才比作千里马,可能就是从燕昭王开始的。即使他一生中没有别的作为,但单凭这一点,也足以留名青史了。因为用人是在太重要了。从古至今,凡是人才得到尊重的朝代,就一定会兴旺,反之,人才凋零,或受到排斥打击,这时就离亡国不远了。燕昭王重用了乐毅,使燕国大兴。而他的儿子当了国君,把乐毅赶走,就差一点闹到亡国,最后还是乐毅不计前嫌,帮他解了围。

燕昭王求贤心切,是因为他身怀国恨家仇,要图谋报复齐国,振兴燕国。有了这样的抱负,他才不惜一切,不拘一格地使用人才。因此,人才和领导者的抱负有着直接的关系。一个庸碌无能的领导者,是不会重用有能力之人的,一是因为他没有抱负,二是因为他没有心胸。

能得到贤才,是幸事;贤才能被重用,更是幸事。韩愈就说过,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用。遗憾的是,在我们的身边,这样的伯乐实在不多。

而用人以长,不拘一格,这话谁都会说,但真正能够做到的却没有几人。问题何在?世上的许多国君,都是因为对方有小的过失而失去了贤才。识人需要眼力,用人需要胆略。很难说哪个更重要,也很难说哪个更难。人才往往都有个性,大才者又大都不拘小节,又难免会恃才傲物,因此,看人要看大的方面,用人要用其所长。这样才能成就大业。

用人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几乎一样多。汉高祖刘邦本人是无赖,但他用人不看出身,有能力就行,所以手下人才济济。项羽有人才而不能用 —— 韩信和陈平都是可以平天下的人才,但项羽都没有重用他们,致使他们跑到了刘邦那里,最后连身边唯一一个足智多谋的范增也被陈平用离间计赶走,乌江自刎身亡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。再说齐桓公,本身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,他重用管仲等闲人,以 ”尊王攘夷“ 为名,扩充国力,收取人心,成就了一代大业。但在管仲死后,他不听管仲死前的劝告,用了几个小人为相,使得儿子争夺王位,自己的尸体在房里生蛆,竟然没人过问。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如此集中在同一个人的身上,对比是何等的鲜明!

三、刘秀烧信安人心


王莽篡位,很快失去了人心。人们思念汉室,所以在起义军中,有好几位都自称汉代的宗室。刘秀起兵时,也打出匡扶汉室的旗号,拥立更始帝刘玄。王朗原在邯郸城以占卜为生,现在也说自己是汉成帝的儿子,自立为汉帝,起兵攻取州郡,一时很有声势。刘秀这时正好以大司马的身份前往河北各州县巡抚,王朗就下令悬赏捉拿他,刘秀仓皇逃走,一时河北各郡纷纷望风归顺,尽属王朗。

刘秀集结兵力,经过数番激战,最后合围巨鹿,使敌人分兵,最后一举攻取了邯郸。王朗战败被杀,结束了皇帝梦。刘秀收查他的往来文件书信,发现里面有自己手下官员们写给王朗的上千封书信,内容很多是诋毁和诽谤刘秀的。左右劝他严加追查,好一网打尽。刘秀未置可否。

一天,刘秀把大家召集在大殿,点起炉火,士兵们的刀枪映着火光,平添了一种威严。刘秀叫人拿出了那些信件。那些与王朗有联系的人都脸色苍白,他们知道,一旦追究,即使不被杀头,也要被关进大牢。胆小的人开始瑟瑟发抖,胆大些的人也开始后悔没有早些逃走。刘秀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他叫手下人烧掉那些书信,并且说:“ 现在大家可以安心了!” 大家拜伏在地上,庆幸自己逃过了这一劫,也很感谢刘秀放过他们。从此以后,再也没人敢对刘秀有二心了。

司马迁的《史记》把伯夷和叔齐放在列传的首位,意在鼓励人的气节。但历朝历代,真正讲气节的臣子并不多。为官者,多半是为利益所驱使,因此常常首鼠两端。左右逢源,谁得势就依附谁。这是人的本性所在,很难改变。对少数这样的人加以惩治,可以收到鞭策作用,但假如人数众多,加以追究,则会造成人心浮动,影响大局的稳定。刘秀对这件事情做的很漂亮,因为他心里清楚,那些人未必真的有反意,无非是错误估计了形势,趋炎附势,或为自己留一条后路。追究起来,不但涉及面太广,而且也没有多大意义。如果放过他们,那些人自然会心存感激。而且有了这次教训,他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。这件事充分说明了刘秀的胸怀和谋略。

后来曹操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。在官渡之战大败袁绍后,曹操发现手下一些官员与袁绍往来的书信,他看也不看,命人一把火烧掉,既免除了上下猜忌,也收复了人心,当然曹操所逞的,也无非是刘秀的故智罢了。

四、周金智平兵乱


周金任宣府安抚使时,总督冯侍郎对待下属十分苛刻,众人对他都非常不满。一天,诸军请冯侍郎批些军粮,但无论怎么说,冯侍郎就是不答应,他还对把总们说:“ 快滚,再向我提出这种要求,我就要命人抽你们鞭子!” 把总们两手空空,一肚子怨气,回去对大家讲起了这件事,将士们都非常气愤。“ 真是岂有此理!没有粮食,我们吃什么?!” ” 走,找姓冯的算账去!“ 士兵们对冯侍郎破口大骂,还把帅府团团围住。

这天周金身体不好,正在休息,忽然他的部下都跑了来,对他说:” 大人,不好了!士兵们哗变,围住了帅府!“ 周金做起身来,问明了情况,说:” 有我在,不要惊慌!“ 他也不换官服,穿着便装便走出房门,坐在院门口,大声说:” 把总在吗?都给我进来!“ 各位把总匆匆来见:” 大人,有何吩咐?“ 周金当着那些士兵的面厉声呵斥:“ 你们看看,这成什么样子!” 他又大声说:“ 兵都是好兵,就是你们这些领兵的不好!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当头的剥削,当兵的怎么会不自爱到这种地步?” 把总们不敢申辩,只是连连称是。周金越说越生气:“ 来人,用鞭子给我重重地打!看你们今后还敢不敢欺压士兵!”

士兵们听到周大人并未怪罪他们,气已经消了一半。又见把总们要受冤挨打,就一拥而入,跪在周金面前,为把总们求情:“ 大人,不是他们剥削我们,而是冯侍郎贪利,不顾恤我们士兵!” 周金命令他们站起来,对他们陈说利害:“ 你们用这种方式,不但解决不了问题,还会把事情弄遭。有什么问题,可以通过有司来解决,闹事没有任何益处。” 士兵们高声说:“ 我们听您的!” 他答应为士兵们解决难处,又叫人放了把总们,于是,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。

冯侍郎处事不公,险些激起兵变。幸好周金临危不乱,从容应对,才会化解了这场危机。事情的始终都不是把总们的责任,而周金却要责罚把总,这是何故?他的高明之处就在这里。他不怪士兵,怪把总,是玩了个手腕,做戏给士兵们看:我周大人是关心和体恤你们的,我会为你们主持公道。士兵们闹事,是在气头上,但心里都清楚这样做不对,打大人不责罚他们,还为他们说话,心里自然感激。另外,周金故意冤枉把总们,士兵们就要为把总们求情,一旦向他求情,事情就好办了。

俗话说,法不责众。这句话今天看来有些问题,但除去法律,“ 不责众 ” 还是对的。任何时候,都不应引起众怒,当众怒难平,切不可激化矛盾,而是要争取人心,以理服人,这样才不至于使事件升级。这方面的例子,我们见得多了,周金做得好,值得肯定。

五、楚庄王不辱属下


楚庄王大宴群臣,特地把宠爱的美人叫出来为大家斟酒助兴。天色渐晚,大家都喝得有几分醉意。这是烛火灭了,黑暗之中,有人趁机扯住了美人的衣服。美人用力挣脱,顺手扯断了那人帽子上面的佩缨。美人大叫点灯,因为只要看见有谁帽缨断了,谁就是对他非礼的人。可楚庄王却轻描淡写地说:“ 怎么能为了显示女人的贞洁,而使士人受辱?” 他端起酒杯说:“ 今天大家和寡人饮酒,不把帽缨拉断就不算尽兴。” 于是大家齐声欢呼,都拉断了自己的帽缨。庄王这才叫人点起灯火,大家喝的尽兴而归。

后来,楚国围攻郑国,开始战局不利,庄王被围。这是一员小将奋力冲出,用身体挡在庄王面前。他拼杀了五个回合,就五次获得敌人的首级。这一仗,楚国大获全胜。楚庄王叫人打听那人是谁,原来就是那天晚上被美人拉断帽缨的人。

汉朝袁盎的事例与此相似。袁盎做吴王的相国时,手下有位从吏和袁盎的侍妾私通。袁盎知道后并没有说出去,但从吏还是知道了奸情败露,吓得赶紧逃走。袁盎听到从吏逃走,亲自去追。追回后,从吏面色如土,以为自己要被重罚,谁知袁盎把侍妾带到他面前,说:“ 你既然喜欢她,她就是你的了。” 此后,他带从吏还是像从前一样。景帝时,袁盎入朝当了太常。他出使吴国时,正好赶上吴王预谋反叛。吴王派五百人包围了额袁盎的住处,要杀死袁盎。袁盎却对此一无所知,幸好围守袁盎的校尉司马买了二百石好酒,把五百人灌得醉倒,然后对袁盎说:“ 吴王要杀你,还是赶紧走吧。” 袁盎说:“ 您是谁?为什么要帮我?” 司马说:“ 您不记得原先和您的小妾私通的从吏了吗?” 于是袁盎在他的帮助下,连夜匆匆逃离了吴国。

旧时常用的 “红颜祸水” 来形容美女,从表面看似乎不无道理。美女确实可以激起人的欲望,甚至使人丧失理智。古往今来,因迷恋女色丧命亡国者不计其数。但反过来说,利用美女来达到笼络下属目的的成功事例也并不少见。上面的故事讲的就是这样的例子:当臣子迷上大王的妃子,从吏私通相国的侍妾,如果追究起来,后果都将不堪设想。但庄王、袁盎却轻易放过了他们,袁盎甚至还顺水推舟,成全了那一对情人,这是明显的 “市恩”,而他们后来确实从中得到了回报。

六、李渊论赏不分贵贱


李渊打下了霍城,犒赏有功的将士,发现军队中奴仆出身的人得不到和普通士兵同等的待遇。李渊就把士兵们召集起来,对他们说:“ 在箭和飞石中间冲锋陷阵,既然不分出身贵贱,为什么在论功欣赏时要有差别?现在从我做起,取消这种不合理的制度。” 于是,他赏赐霍城的官吏百姓,并挑选了一些精装的男子加入到关中的军队中,关中的士兵有要回家的,就加封他们五品散官,让他们返乡。

有人提醒李渊说这样封的官太多了,李渊却不以为然道:“ 隋朝舍不得加官封赏,才失去了人心,为什么要重蹈他们的覆辙?再说,用官职来收取人心,不是比打仗要好吗?“ 后来,李渊果然消灭了割据势力,建立了中国封建社会中最为兴盛的唐王朝。

奖赏有功的人,惩罚犯罪的人,古往今来都是这样做的,而只有智者,才善于用赏罚来收取人心。不分出身贵贱,而按功行赏,士兵才会心甘情愿地冲锋陷阵。李渊深明此理,并以封官来聚拢人心,提高士气。他之所以这样做,正是针对了隋朝吝于封赏、失去人心这一弊端。

以前朝为鉴,矫其不足,正是古今政治家的拿手好戏。诸葛亮治蜀,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。当占领益州后,他实行峻法,有人劝他,他说,刘璋暗弱,法纪松弛,因此废驰之下必施峻法。但是,这类事情必须因势利导,切不可刻舟求剑,缘木求鱼。太平天国封王八千,结果各不用命,因此失去了大好局面,就是一个最好的反面例子。

七、赵襄子赏功重礼


赵襄子被围困在晋阳,解围之后,他赏赐五位有功之臣。高赫没有战功,却受到了最高的奖赏。几位功臣很不服气,说:“ 我们出生入死,为主公解围,高赫什么都没做,却比我们得的赏赐要多,这公平吗?” 张孟谈去见赵襄子,对他说:“ 晋阳之围,高赫没有立下太大的功劳,主上却给了他最高的赏赐,为什么?“ 赵襄子说:” 我在危难之中,能够不失君臣之礼的只有高赫。你们有功,但都很骄矜,寡人给高赫最高的奖赏,难道不对吗?“

孔子听到了,赞叹说:“ 赵襄子称得上善于奖赏士人啊。赏赐一个人,却能使天下的人臣都不敢失去君臣之礼了。“

赵襄子被围,奋力解决的大臣得到的赏赐反而比没有功劳的低。这是为什么?赵襄子说的很明白,有功的骄纵,而那个没有功劳的却始终行以君臣之礼。如果我们知道了礼在当时的重要 —— 礼是秩序,是维持社会稳定的纲纪;孔夫子奔走一生,复的就是这个礼,那么我们就不会对襄子的做法感到奇怪了。我们也同样会赞赏赵襄子的做法。他的赏赐的确很有用意,因为他要用赏赐表明,还有比功劳更为重要的。

八、魏元忠以盗治盗


唐高宗要临幸东都洛阳,令魏元忠心神不安。当时关中正在闹饥荒,盗贼四起,路上很不太平。魏元忠正好担任监察御史,高宗就命令他负责车驾安全。

魏元忠一向很有谋略。他曾经得到过一本奇书《九州设险图》,里面详细记载了古今用兵的谋略及成败,他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。现在皇上把安全的重任交给了他,他自然不敢怠慢。沉吟了半饷后,他来到了赤县的监狱。

狱官见御史大人大驾光临,忙问他有什么吩咐。魏元忠就让狱官带他挑选一位精明而有本事的强盗。他察看了一些人,选中了其中的一个。这个人相貌不凡,神情举止都与众不同。魏元忠命人把他身上的枷锁去掉,给他换了一身官服,让他做自己的跟随,每天都要和他吃住在一起。大盗问魏元忠说:“ 大人对我以礼相待,一定有大事要办。只要大人吩咐,小人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。” 魏元忠说:“ 我不要你死,只要用用你的本事。” 那个人问:“ 大人不是想做强盗吧?” 魏元忠哈哈大笑,说:“ 你既然是强盗出身,一定熟知强盗的活动规律。我请你来,就是要你帮我防范路上的盗贼。” 那个人也笑了,说:“ 大人但请放心,我会尽心竭力的。” 魏元忠大喜,着实勉励了他一番。果然,当皇帝的车驾从东都返回长安时,随行的上万人马,没有损失一个小钱。“

这里用的是以毒攻毒的计谋。对付盗贼,官兵们并不擅长。他们只是受过正规作战训练,却不了解盗贼的规律。他们在明,盗贼在暗,很容易吃亏。但用盗贼来对付盗贼,就容易得多了。都是一条道上的人,对他们的习性、喜好、活动规律都了如指掌,因此靠了这一个人,省却了很多麻烦事。

魏元忠用人不拘一格,大胆而果断,值得效仿。事实上,后来曾国藩提出的,又被李鸿章发扬光大的 “ 以夷制夷 “ 与魏元忠的方法倒是有几分相似。


如果你喜欢这个博客或发现它对你有用,欢迎你点击右下角 “OPEN CHAT” 进行评论。也欢迎你分享这个博客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。如果在博客中的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博主删除它们。谢谢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