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谋术之事上篇

预计阅读时间 13 分钟
发布于 2022-05-02
总计 4.1k
浏览

以德报怨是下级化解矛盾、取得谅解的有效办法。在大事上忠心,同时不忽略小事;干着上面所想的,想着上面未想的,这是仕途升迁的智慧。恪尽职守,是一种聪明和智慧。智慧是一种品格,聪明绝不等于智慧。让上司高兴,不如为他分忧。一次雪中送炭,胜过十次锦上添花。

目录


  1. 鲁宗道不肯欺君
  2. 韩琦秉忠掩君过
  3. 诸葛恪不纳忠言
  4. 李愬为朝廷树威
  5. 翟方进巧解嫌隙
  6. 曹彬的公私分明

一、鲁宗道不肯欺君


宋朝鲁宗道曾在东宫担任谕德官。一天,宋真宗要召见他,派去的人到他家时,他却不在。等了好久,他才从仁和酒店喝酒回来。

派去的中使对他说:“ 皇上要是责怪你来晚了,是不是找个什么理由来搪塞一下?” 鲁宗道说:“ 就实话实说吧。” 中使说:“ 皇上怪罪下来怎么办?” 鲁宗道正色道:“ 喝酒,是人之常情;欺君,可是臣子的大罪。” 中使把他的话告诉了皇上。宋真宗问宗道:“ 为什么要私自去酒店?” 鲁宗道谢罪说:“ 臣的家穷,没有喝酒的家什。正好赶上有乡亲远道而来,我只好请他去酒店喝酒。但臣以为臣换下了朝服,街上没有人能认出我来。” 宋真宗龙颜大悦,笑着说:“ 爱卿是朝廷的臣子,这回怕要收到御史的弹劾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但从此宋真宗对他另眼相看,认为他为人忠诚正直,可以重用。果然,后来鲁宗道当上了龙图阁大学时。

大智者不逞智。鲁宗道犯了过失,他没有想着去掩盖,反而实话实说。这看上去是拙,实际上是巧。因为毕竟过失不大,而且还情有可原,但如果撒了谎,被皇帝发现,那就犯了欺君大罪。为掩饰小过而犯大错,得不偿失。而实话实说,既表明了自己的清廉(想想看,家里居然没有酒具),更赢得了真诚正直的美名。

有时说假话是不得而为之。但一味说假话,难免没有穿帮的时候。这就像喊狼来了的孩子,人们发现上了当,就算狼真的来了,也在不会相信。在小事上绝不能说谎,如果一次说谎被人发现,就再也无法得到人的信任,实为不值。为自己树立起诚信的形象,远比凡事说谎要划得来。

二、韩琦秉忠掩君过


宋英宗是仁宗的养子。他即位后不久,曹太后就给大臣韩琦送去了一封密信。曹太后在信中告诉韩琦说:“ 皇上与高皇后不侍奉她,没有尽到为子之道。” 信中甚至还写下了 “为孀妇做主” 的话。太后一再嘱咐送信太监,要等着韩琦的答复。但韩琦沉默了很久,最后直说了一句话:“ 领旨。“

这天,韩琦想皇帝內宫进了一道奏章,以仁宗皇帝的丧葬之事为由,请求皇上让他在晚上哭吊仁宗皇帝后,独自上殿和皇上奏对。皇上批准了他的请求。在两个人独对时,韩琦对皇帝说:“ 我这有一封信,不能惊动朝中文武大臣们,但需要向陛下进言,说破此事。皇上有今天,都是太后之力,这个恩情不能忘啊。虽然你们不是亲生母子关系,但只要勤加侍奉,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 宋英宗说:“ 谨奉指教。” 韩琦又说:“ 这封信,臣是不敢留的。请陛下看后在宫中秘密地烧毁吧。此事如果泄露,那些饶舌的小人又要乘机拨弄是非了。”

宋英宗点头称是。自此后,太后、皇后两宫互相欢愉,外人都看不出有什么矛盾了。

韩琦是一个很有才干的大臣,与范仲淹齐名。他在处理君臣关系上也很有一套。

当皇帝犯了错误,这个错误又不属于朝政上的问题,而是家庭关系,即没有尽孝时,这位重臣就面临这进退两难的选择了。如果劝说皇上,惊动了满朝文武,皇帝就会背上个不孝的名声,对朝廷不利,自己也会被卷到里面;如果不去劝说,任事态进一步发展,最终矛盾也会爆发,而自己也将落个没有尽忠的名声。但他自由办法:自私谒见皇上,把信给他看,并没有讲什么大道理,而只是轻描淡写地谈到皇上和太后的矛盾,并稍作点拨。同时,也那是了现在这样,是有小人在挑拨是非,这就等于告诉皇上,如果处理不好,事态还会恶化。同时,他把信交给皇上,让皇上烧掉。这里面既有体恤,也有忠心,既不让外人知道,也显示出事情的严重性。

如果碰上些腐儒,或那些道学先生,就会滔滔不绝地大谈什么孝道了,甚至会声泪俱下地劝谏,这样不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,反而会激化矛盾,闹得无法收场。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,说的大约就是那些人吧!而韩琦既尽了忠,又不失礼,做得很好,很得体。

三、诸葛恪不纳忠言


陆逊是东吴智勇双全的人物。他年纪轻轻就登上政治舞台,曾经因为刘备的联营七百里而名声大噪。他考虑问题比别人更加深入,筹划事情也非常细致周到,因此无论办什么事情都能取得成功。

一天,他请诸葛恪一块喝酒。诸葛恪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,他的父亲是东吴重臣诸葛瑾,叔父是蜀国的丞相诸葛亮,而他从小聪明,深得孙权的喜爱,有很多关于他智慧的故事在人们中间流传。陆逊举起酒杯,已经稍有醉意了。诸葛恪微笑着说:“ 大人今天请我来喝酒,一定有话要对我说吧?” 陆逊也不禁微微一笑。他真的很喜欢这位年轻人,聪明、机敏,可以一眼看穿别人的心事。但凭他多年的经验,在政治舞台上,只有聪明是不够的。”也无非是几句忠告。你我相交多年,我就直言了。“ ”请讲。” 陆逊正色说:“ 在我上面的人,我一定要小心侍奉,和他一起高升;在我下面的人,我一定要多加扶持,让他真心为我出力。你现在对上司盛气凌人,对下属有很轻蔑,恐怕这部是立身之本。切记,切记。”

诸葛恪并没有听进陆逊的劝告,他后来接替了陆逊的职位,更是目中无人,终于导致了后来的杀身之祸。

这里陆逊讲的是上下级关系。道理看上去普通,却很重要。他说对上级要尊重,做好工作,处处维护,这样上级提拔了,你自然也会跟着提升。对下级要多加扶持,不要盛气凌人。得到下级的拥戴,工作才能做好。这看上去是典型的为官之道,即所谓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未尝不是一种人格修炼。无论如何,这毕竟要真本事,真功夫,比起用金钱美女投机钻营、搞不正之风来的慢些,但毕竟稳妥。

同时搞好两个关系,说说容易,却很难做到。有的人见了上级百般逢迎,摇尾乞怜;见了下属,却颐指气使,不可一世。有的人对下属宽厚,却一味抗上。看来要做到人情练达,真的很难。

陆逊的话看上去普通,确实至理名言。聪明的诸葛恪,难道真是不懂其中的道理?未必。只不过是性情使然。诸葛恪的家族谱系真的是无可挑剔,父亲受到孙权的信任,数数诸葛亮又是旷世奇才,他本人又聪明过人,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它才变得骄矜起来。从这个意义讲,人格的修炼也真的很重要。

四、李愬为朝廷树威


唐节度使李愬带领军队雪夜奇袭,攻下了蔡州,活捉了叛军首领吴元济,把他押解到京都长安。这是一件天大的功劳,朝野振奋,朝廷就派斐度作为招讨使到蔡州去。

斐度一进城,李愬就带着部下出来迎接,并恭恭敬敬地跪倒在路旁。看见李愬等人这样做,斐度吃了一惊,忙说:“ 将军为朝廷立下大功,不必行此大礼。“ 李愬正色说:” 蔡州人野蛮骄横,不懂上下礼节几十年了。希望您借这个机会,做个样子给他们看看,也好让他们知道朝廷的威严。“ 斐度连连称是。于是整肃衣冠,接受了李愬的拜见。

李愬称得上是位良将,他一方面体恤士兵,没有当官的架子,另一方面却坚持对招讨使保持礼仪。前者是策略,目的是使士兵用命;而后者却是原则,“ 礼 ” 就是秩序,就是等级制度,上至国家,下至单位,这是维持政治机构正常运转必不可少的条件。李愬坚持朝廷之礼不可废,正是以此来树立朝廷威仪,使新攻克的蔡州百姓心存畏惧,不敢再反。

自古以来,有功劳的人往往容易遭到猜忌和诋毁。以斐度的功劳和声望,仍不可免,何况手握重兵的李愬。李愬对朝廷的使臣保持谦卑,表面是考虑到朝廷威望,更深层的原因也是要避开谗言,保全自己。李愬在顾及朝廷威仪的同时又做到了明哲保身,不失为智者所为。

五、翟方进巧解嫌隙


西汉胡常和翟方进一同研究经书,他们一个是清河人,一个是汝南人,但关系却很好。胡常先做了官,而翟方进的名望却比胡常大。人们见了胡常,只是客客气气地打招呼,但一提起翟方进,就都伸出大拇指说:“ 人才呀,要人品有人品,要学问有学问!” 时间久了,胡常感到自己总是生活在翟方进的阴影下面。自己除了比翟方进官大,别的似乎什么都比不上他。

于是他心存不满,后来竟忍不住说起对方的坏话来:“ 他有什么了不起?不过是一介书生,就会空谈!” 这话慢慢就传到了翟方进的耳中。有人对翟方进说:“ 胡大人对你颇为不满,总是贬低你!” “胡大人就是比我有能力嘛!” 翟方进说。说话的人摇摇头走开了。

以后每到胡常召集门生讲解经书的日子,翟方进就让自己的门生到胡常那里请教疑难问题,还把他讲解的话记录下来。一开始,胡常还不以为意,时间久了,他明白了对方有意地在推崇自己。胡常心中感到不安起来,就不在将翟方进的坏话了。后来,当人们开始称道起他的学问时,他也开始赞扬翟方进了。

大抵做官的都有一个毛病,认为自己的官比别人大,就是比别人有能力。在某种意义上也的确是这样。显示告诉我们,真理不在多数人手里,也不再少数人手里,而在掌握权力的人手里。赵高把一只鹿拉到金殿上,说这是马,于是大臣们都轰然附和,说这的确是一匹马。如果赵高把一匹马拉来,说是一只鹿,大家也同样会说这只鹿没有长角。

胡常不可避免地犯了类似的毛病。他当了官,就不能容忍没当官的朋友比自己强,于是他开始诋毁朋友了。这样下去,朋友还会是朋友吗?幸好对方度量大,修养好,不但不以为意,反而处处维护他、抬举他,让他的心理主键平衡,化解了矛盾。

在整个事件中,翟方进清楚一点:他和胡大人没有本质上的矛盾,胡大人对自己不满,无非是因为自己名声比他大。那么抬举一下胡大人,矛盾就自然迎刃而解了。翟方进的做法往好的说,是以德报怨;往坏的说,是玩弄权术。后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。朋友说自己坏话,是最伤感情的,一般人能忍而不发,已属难得,又怎么能做到反而推崇对方呢?既然推崇对方,为什么一开始不这样做?除非他真的有宰相的肚量,不然就是曲意为之。交友之道,贵在以诚,一味的耍心机就不好了。当然,作为下级,这不失为化解矛盾、取得谅解的有效办法。

六、曹彬的公私分明


赵匡胤在周世宗麾下做部将时,曹彬还是周世宗身边的官吏,掌管着宫中的茶和酒。一天,赵光胤找到曹彬,向他要些酒用。曹彬拒绝了他,说:“ 这是官家的酒,怎么能随便送人?“ 赵匡胤碰了钉子,感到很没面子,就讪讪地回营去了。

不一会儿,曹彬就笑嘻嘻地亲自把酒送到了赵匡胤的营帐。赵匡胤很吃惊,问道:” 这是官酒,怎么好送我?“ 曹彬说:” 将军搞错了,刚才不给你的是官酒。这酒是我特地从酒肆中买来送给将军的。” 赵匡胤深为感佩。赵匡胤当了皇帝后,对众臣说:“ 世宗手下的官吏,不欺骗他的只有曹彬一个。” 于是他把曹彬视为心腹。

无论是对待上级,还是对待同事,都应该缜密周全。在大事上忠心,而忽略了小事,就往往会因小失大。比如,你对公司忠心耿耿,不肯出卖公司的机密,不会有人在意。但你拿了公司的几个小钱,别人就会沸沸扬扬,怀疑起你的忠诚乃至品格来,你的位置就不保了。

曹彬在拒绝赵匡胤要酒时,不会想到他有一天会做皇帝。但当时要是给了,后面的情况就危险了。试想,他替皇帝管酒,却私自把酒拿给别人喝?再进一步推及,他可以给别人酒,那么别的呢?他的权力越大,可给的东西越多,也就越发的危险。如此想来,他还能得到重要吗?即使赵匡胤当不上皇帝,他也会对你的忠诚产生怀疑。谁又愿意和一个信不过的人打交道呢?在共事时也就难以以诚相待了。

曹彬的高明之处在于他的恪尽职守,这很难与聪明智慧联系在一起,但从实质上说,这是一种最大的聪明和智慧。真正的聪明和智慧并不在于你能玩多少大花样和小花样,而在于你清楚地知道什么是应该做的,什么是不应该做的。说到底,智慧是一种品格。

说到缜密周全,曹彬还不仅如此。他拒绝了把皇帝的酒给人喝,却自己掏腰包买酒送给被他拒绝过的人。这样既尽到了忠,还让人感动。想想看,如果他没有买酒送给赵匡胤,而只是拒绝,当赵匡胤当了皇帝,即使同样会认为他忠心,但关系毕竟是差了一层,还会拿他当心腹吗?


如果你喜欢这个博客或发现它对你有用,欢迎你点击右下角 “OPEN CHAT” 进行评论。也欢迎你分享这个博客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。如果在博客中的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博主删除它们。谢谢你!